【www.67677.vip】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

作者: www.67677.vip  发布:2020-05-06

  父爱不如母爱那样体贴入微,随处可见,他一般是埋在心底,只有在关键时刻才显露出来;他的严厉有时是恨铁不成钢,当你做出成绩的时候他会欣然一笑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:父亲的微笑

  熟悉我的朋友都说我有一个标准的笑容,常常用自信的微笑感染着周围的朋友们。殊不知,我的微笑是得了父亲的真传,是父亲的微笑一直潜移默化地感化着我。但是,我的微笑有时候总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。

  记得以前我总是不理解父亲的用心良苦,常常是嘟着嘴吧回应着父亲的微笑,后才明白父亲对我的爱是如此的含蓄,如此的深厚!

  父亲是一名体育老师,在读初三那年,为了我能顺利地完成体育加试,他成了我的私人教练,每天清晨都在村里的小道上训练我的50米跑。天刚蒙蒙亮父亲就催促我起床,还要标准地完成热身的预备动作才能起跑。“起跑姿势要标准,听到哨子声后要灵敏反应,不准抢跑……”天天都老调重弹,有时候我烦了,就嘟着嘴吧说:“老爸,求求你今天让我多睡一会吧,今天不练习了好不好?”每次父亲总是微笑地对我说:“要坚持下去,以后你会明白爸爸为什么会这么严格要求你的!”每次我都拗不过父亲,只能嘟着嘴吧乖乖地练习。好不容易熬到考试的那一天,做为评委的父亲在那一天却“及时”的感冒了,还拉肚子!我心里暗暗地想,有这么巧的事?父亲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微笑地对我说:“孩子,真是抱歉,爸爸不能陪你过去考试了,你听你们老师的指挥,正常发挥出你平时训练的水平就肯定很棒!”记不起我当时是带着怎样不满的心情离开家的,只记得我后来是超常发挥了水平,体育加试的分数挺高的。

  后来我以高分顺利地考进师范学校,所以要把户口移到学校去,这次父亲又出新招了。他微笑着说:“孩子,我只负责告诉你移户口的程序和具体的地点,其他的你自己去跑。”天呐!有这样的老爸?“人家人生地不熟的,又不知道怎么跟办事的人员怎么交流,老爸,你就陪我跑一趟吧!”父亲还是微笑地说:“你已经长大了,孩子,得自己去试一试!”遇到这样“顽固”的父亲我还真是没辙,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把移户口的事情办妥了。

  更“离谱”的事情还在后头呢!这事发生在2001年,当时我代表我所在的学校参加全区的数学教师说课比赛。当时父亲已经答应我到现场支持我的,因为工作了几年父亲一直没机会听我讲课,这次机会真是难得。然而,父亲还是临阵脱逃了!“这次又怎么了,爸爸?”“孩子,你听我说,我们学校有个同事也参加了这次的说课比赛,但是最近她的爸爸刚去世,我想我去了不是很好,可能会影响她的心情,因为你有老爸在现场支持,她却要忍受刚失去父亲的痛苦来比赛……这样不太公平,爸爸不去现场,你也会表现得很好的,我相信你!”我不情愿地点点头,话虽如此,但我是你的女儿,怎么就比不上你的同事?我心里暗暗地纳闷!后来,经过一轮激烈的角逐,我获得了说课比赛的第一名,我父亲的同事获得了第二名,当我在领奖台上与父亲的同事亲切握手时,当我们一起面对镜头微笑合影时,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父亲的微笑。这一次我才深切地感受到父亲的用心良苦。确实,我的微笑还是赶不上父亲的微笑!从那以后,我开始学会用微笑回应父亲的微笑……

  时光流逝,父亲的微笑已经陪伴我走过了30多年了,这些年来,我每逢遇到困难时总会想起父亲的微笑,心里就暖暖的,是父亲的微笑陪我走过风风雨雨,教会我微笑地面对生活的一切……我想,我会把父亲的微笑传承下去,并且发扬光大!

 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:父亲的微笑

  父亲躺在医院的加护病房里,还殷殷地叮嘱母亲不要通知远地的我,因为他怕我在台北工作担心他的病情。还是母亲偷偷叫弟弟来通知我,我才知道父亲住院的消息。

  这是典型的父亲的个性,他是不论什么事总是先为我们着想,至于他自己,倒是很少注意。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,有一次父亲到凤山去开会,开完会他到市场去吃了一碗肉羹,觉得是很少吃到的美味,他马上想到我们,先到市场去买了一个新锅,买了一大锅肉羹回家。当时的交通不发达,车子颠簸得厉害,回到家时肉羹已冷,且溢出了许多,我们吃的时候已经没有父亲形容的那种美味。可是我吃肉羹时心血沸腾,特别感到那肉羹是人生难得,因为那里面有父亲的爱。

  在外人的眼中,我的父亲是粗犷豪放的汉子,只有我们做子女的知道他心里极为细腻的一面。提肉羹回家只是一端,他不管到什么地方,有好的东西一定带回给我们,所以我童年时代,父亲每次出差回来,总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。

  他对母亲也非常的体贴,在记忆里,父亲总是每天清早就到市场去买菜,在家用方面也从不让母亲操心。这三十年来我们家都是由父亲上菜场,一个受过日式教育的男人,能够这样内外兼顾是很少见的。

  父亲是影响我最深的人。父亲的青壮年时代虽然受过不少打击和挫折,但我从来没有看过父亲忧愁的样子。他是一个永远向前的乐观主义者,再坏的环境也不皱一下眉头,这一点深深地影响了我,我的乐观与韧性大部分得自父亲的身教。父亲也是个理想主义者,这种理想主义表现在他对生活与生命的尽力,他常说:“事情总有成功和失败两面,但我们总是要往成功的那个方向走。”

  由于他的乐观和理想主义,使他成为一个温暖如火的人,只要有他在就没有不能解决的事,就使我们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他也是个风趣的人,再坏的情况下,他也喜欢说笑,他从来不把痛苦给人,只为别人带来笑声。

  小时候,父亲常带我和哥哥到田里工作,透过这些工作,启发了我们的智慧。例如我们家种竹笋,在我没有上学之前,父亲就曾仔细地教我怎么去挖竹笋,怎么看土地的裂痕,才能挖到没有出青的竹笋。二十年后,我到竹山去采访笋农,曾在竹笋田里表演了一手,使得竹农大为佩服。其实我已二十年没有挖过笋,却还记得父亲教给我的方法,可见父亲的教育对我影响多么大。

  也由于是农夫,父亲从小教我们农夫的本事,并且认为什么事都应从农夫的观点出发。像我后来从事写作,刚开始的时候,父亲就常说:“写作也像耕田一样,只要你天天下田,就没有不收成的。”他也常叫我不要写政治文章,他说:“不是政治性格的人去写政治文章,就像种稻子的人去种槟榔一样,不但种不好,而且常会从槟榔树上摔下来。”他常教我多写些于人有益的文章,少批评骂人,他说:“对人有益的文章是灌溉施肥,批评的文章是放火烧山;灌溉施肥是人可以控制的,放火烧山则常常失去控制,伤害生灵而不自知。”他叫我做创作者,不要做理论家,他说:“创作者是农夫,理论家是农会的人。农夫只管耕耘,农会的人则为了理论常会牺牲农夫的利益。”

  父亲的话中含有至理,但他生平并没有写过一篇文章。他是用农夫的观点来看文章,每次都是一语中的,意味深长。

  有一回我面临了创作上的瓶颈,回乡去休息,并且把我的苦恼说给父亲听。他笑着说:“你的苦恼也是我的苦恼,今年香蕉收成很差,我正在想明年还要不要种香蕉,你看,我是种好呢?还是不种好?”我说:“你种了四十多年的香蕉,当然还要继续种呀!”

  他说:“你写了这么多年,为什么不继续呢?年景不会永远坏的。”“假如每个人写文章写不出来就不写了,那么,天下还有大作家吗?”

  我自以为比别的作家用功一些,主要是因为我生长在世代务农的家庭。我常想:世上没有不辛劳的农人,我是在农家长大的,为什么不能像农人那么辛劳?最好当然是像父亲一样,能终日辛劳,还能利他无我,这是我写了十几年文章时常反躬自省的。

  母亲常说父亲是劳碌命,平日总闲不下来,一直到这几年身体差了还常往外跑,不肯待在家里好好地休息。父亲最热心于乡里的事,每回拜拜他总是拿头旗、做炉主,现在还是家乡清云寺的主任委员。他是那一种有福不肯独享,有难愿意同当的人。他年轻时身强体壮,力大无穷,每天挑两百斤的香蕉来回几十趟还轻松自在。我最记得他的脚大得像船一样,两手推开时像两个扇面。一直到我上初中的时候,他一手把我提起还像提一只小鸡,可是也是这样棒的身体害了他,他饮酒总不知节制,每次喝酒一定把桌底都摆满酒瓶才肯下桌,喝一打啤酒对他来说是小事一桩,就这样把他的身体喝垮了。

  在六十岁以前,父亲从未进过医院,这三年来却数度住院,虽然个性还是一样乐观,身体却不像从前硬朗了。这几年来如果说我有什么事放心不下,那就是操心父亲的健康,看到父亲一天天消瘦下去,真是令人心痛难言。

  父亲有五个孩子,这里面我和父亲相处的时间最少,原因是我离家最早,工作最远。我十五岁就离开家乡到台南求学,后来到了台北,工作也在台北,每年回家的次数非常有限。近几年结婚生子,工作更加忙碌,一年更难得回家两趟,有时颇为自己不能孝养父亲感到无限愧疚。父亲很知道我的想法,有一次他说:“你在外面只要向上,做个有益社会的人,就算是有孝了。”

  母亲和父亲一样,从来不要求我们什么,她是典型的农村妇女,一切荣耀归给丈夫,一切奉献都给子女,比起他们的伟大,我常觉得自己的渺小。

  我后来从事报道文学,在各地的乡下人物里,常找到父亲和母亲的影子,他们是那样平凡、那样坚强,又那样的伟大。我后来的写作里时常引用村野百姓的话,很少引用博士学者的宏论,因为他们是用生命和生活来体验智慧,从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最伟大的情操,以及文章里最动人的素质。

  我常说我是最幸福的人,这种幸福是因为我童年时代有好的双亲和家庭,我青少年时代有感情很好的兄弟姊妹;进入中年,有了好的妻子和好的朋友。我对自己的成长总抱着感恩之心,当然这里面最重要的基础是来自于我的父亲和母亲,他们给了我一个乐观、关怀、善良、进取的人生观。

  我能给他们的实在太少了,这也是我常深自忏悔的。有一次我读到《佛说父母恩重难报经》,佛陀这样说:“假使有人,为了爹娘,手持利刀,割其眼睛,献于如来,经百千劫,犹不能报父母深恩。

  “假使有人,为了爹娘,百千仞战,一时刺身,于自身中,左右出入,经百千劫,犹不能报父母深恩……”

  读到这里,不禁心如刀割,涕泣如雨。这一次回去看父亲的病,想到这本经书,在病床边强忍着要落下的泪,这些年来我是多么不孝,陪伴父亲的时间竟是这样的少。

  有一位也在看护父亲的郑先生告诉我:“要知道你父亲的病情,不必看你父亲就知道了,只要看你妈妈笑,就知道病情好转,看你妈妈流泪,就知道病情转坏,他们的感情真是好。”为了看顾父亲,母亲在医院的走廊打地铺,几天几夜都没能睡个好觉。父亲生病以后,她甚至还没有走出医院大门一步,人瘦了一圈,一看到她的样子,我就心疼不已。

  我每天每夜向菩萨祈求,保佑父亲的病早日康健,母亲能恢复以往的笑颜。

  这个世界如果真有什么罪孽,如果我的父亲有什么罪孽,如果我的母亲有什么罪孽,十方诸佛、各大菩萨,请把他们的罪孽让我来承担吧,让我来背父母亲的孽吧!

  但愿父亲的病早日康复。以前我在田里工作的时候,看我不会农事,他会跑过来拍我的肩说:“做农夫,要做第一流的农夫;想写文章,要写第一流的文章;要做人,要做第一等的人。”然后觉得自己太严肃了,就说:“如果要做流氓,也要做大尾的流氓呀!”然后父子两人相顾大笑,笑出了眼泪。

  我多么怀念父亲那时的笑。

  也期待再看父亲的笑。

  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:父亲的微笑

  气温骤然下降。我想:“今天太冷了,爸爸应该不会来吧!”教室里同学们都在自习,忽然同座位碰了我一下:“看,你爸来了。”我一转头,看见爸爸站在门口,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,正冲着我微笑,黝黑的皮肤,布满深深的皱纹的脸显得有点憔悴,穿了一件旧外套,透过衣领我看见里面穿着那件粉色的t—恤衫,那是我帮他选的,当时爸爸连忙推辞说:“颜色太艳不适合,自己已经老了。”我说:‘爸爸还很年轻,很适合穿。”爸爸笑了,眼角的皱纹也绽开来了,最后买下了这件t-恤衫。

  我高兴的跑到爸爸面前,接过他手中的水果,这时我发现爸爸的衣服上粘了许多尘土,于是用手替他拍了拍。他歉意的笑笑:“太忙了,脏衣服没来得及换。”“没关系”我笑着说。他握住我的手说:“冷吗?”我感觉到爸爸的手真凉,皮肤好粗糙,我感觉到爸爸的手心里的老茧。我察觉到爸爸的指甲缝里还有残留的机油。

  握着爸爸的手,我想起小时侯爸爸也经常搀着我的手领我玩,那时他的手是那么的柔和啊。我那时最依恋的就是能搀着爸爸的手玩耍。这时铃声响了,爸爸向班级里看了看说:“上课了,进去吧。我走了。”我望着爸爸远去的背影,心理一阵酸涩。我知道爸爸近些日子做了许多活。爸爸是十分要强的人。虽然有两个孩子,但给我们的生活条件和别家的独生子女的条件一样。因为爸爸付出了更多的艰辛。他走了几步,回头看见我还站在教室门口,并微笑着说:“进去吧,好好学习。”我感觉我的心好温暖,好温暖。

  现在,每当我有烦恼,或遇到困难时,只要想起爸爸的微笑,心里就充满了力量。

  爸爸的微笑是一张永远定格在我心底的照片。

本文由澳门新莆京免费网址发布于www.67677.vip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www.67677.vip】关于父亲的微笑的抒情散文

关键词:

上一篇:伯伯总是把最鲜美的事物留给我们
下一篇:没有了